别再对旧文点红心蓝手了

什么鬼!!!我居然开通了打赏功能😂😂😂我记得得满足啥啥条件呀……我好像没满足啊……收到了邀请函抱着玩一玩的态度就开了???喵喵喵??

 

楚路!楚路!啊!

 

本命们!
站位看cp

 

祝我生日快乐

 

…等等!!!
为什么有几个露米的宝贝关注了我?
你看看我都多长时间没写了!!!😂

 

【APH】最后一年7

7 布拉金斯基

阿尔弗雷德转过头去,发现说话的人居然是尼古拉·阿尔洛夫斯基。

他跟之前见到的阿尔洛夫斯基截然不同,从一个阴沉沉的痴汉变成了一个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玩魔杖的混蛋。可这并不能吸引阿尔弗雷德的注意力。甚至他根本没看阿尔洛夫斯基,他看着沙发另一端坐着的人,惊讶极了。

“伊万?你怎么……”

“少爷,您上楼去好吗?”阿尔洛夫斯基无视了阿尔弗雷德的惊讶,对伊万假笑着说,“我相信您的姐姐会很高兴见到您。”然后他换用俄语说了句什么。伊万脸色一变,像是忍着怒气似地站了起来,有些踉跄地上了楼,没再看阿尔弗雷德。

“好了,”阿尔洛夫斯基回过头盯着阿尔弗雷德,但没跟他说话,“优等生...

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出来!亚瑟是阿尔弗的弟弟!!!

 

【APH】最后一年6

6 心爱的宝贝

阿尔弗雷德冲回宿舍,抱起他的金蛋。等到他匆匆下楼,到空无一人的格兰芬多休息室时,才发现没地方可去。怎么才能找个没人的、有水的地方打开金蛋呢?如果伊万在就好了,能跟他去级长浴室……不行,不能求助他,要自己完成……黑湖?

似乎不错,只希望没人在舞会正酣的时刻跑到黑湖去。除非……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下药?卑鄙!”是安娜带着哭腔的声音。阿尔弗雷德赶紧把刚打开的金蛋合上,往更深的水里沉了沉。

“我只能下药,否则你怎么可能看我一眼?”一个阴沉的声音说道,听着叫人怪不舒服的。

“你们……”又传来伊万的声音,似乎是想劝架。

“你走开!放开我!”安娜哭了出来。

一阵推推搡搡的声音,...

【APH】HP paro最后一年(ch1-5)

1 波诺弗瓦

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一直是个怪人,不论是十年前还是五年前。五年前的他会在暑假时躺在郊外的树下整天不回家,即使在炎热的夏季。现在他仍然这么做,只不过是手里多了一本书,无论哪个“正常”的人看了那本书都会责骂他是脑子有病。而十年前,他不会一直不回家,相反,他很黏他的母亲。

谁都知道怪人波诺弗瓦和他的疯母亲。倒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怪事,波诺弗瓦跟其他六七岁的穷孩子一样穿松松垮垮的破旧衣服,金发乱蓬蓬,细瘦的四肢倒是灵活得很。他母亲疯伊娜丝是个美丽的女人,可总是疯疯癫癫的。男人们总想占她的便宜,她不答应也不反抗,只会傻笑。可她儿子倒是反应激烈,每次都挥舞着小小的拳头把他们从母...

【尼吉】酒酣耳热之际(r18)

我的妈老福特真是越来越危险了……我也不多说了,直接去链接看注意避雷吧

wb传送门

一个杂物间
微博@Verochka-
是原来的唄趴没错
学习一年,然后回来
有学上的话回来
所以别再点旧文了,也别问补档了,都是以后再说